【杂谈】2017年超现实和很现实事件

↑↑↑点击收藏订阅号↑↑↑

本文首发于《足球周刊》。严禁其他任何平台转发。如有发现,不排除采取法律行动的可能性。多谢合作。

作者介绍:武一帆,“体坛传媒”驻西班牙记者,取得过两个博物馆学和艺术批评学的硕士学位,旅居伊比利亚十余载,遍访西葡两国大小俱乐部,关心人文地理与体育的共生环境。
从今年开始,小武会不定期地做客“足球隽言”,用生动的文字拓宽广大读者的视野。他不仅会带来以西班牙为主的足球资讯,还为介绍伊比利亚半岛(乃至欧洲其他地方)的风土人情、美食佳肴。今后“足球隽言”还会邀请更多志同道合的作者“进驻”,务求让“德迷”以外的群体也能在这里找到心之所属。

写下第一行字时是2017,大家读到它是2018年了。

过去这一年西班牙足坛出了不少大事,我随便想一下,挑几件我个人觉得“超现实”和“很现实”的事情来说一下。毕竟这一年我也没跑啥采访,没啥独家猛料分享给大家。

首先当然是那场6比1。然而当天早些时候,我还在现场看拉科鲁尼亚对贝蒂斯的西甲比赛。欧冠开始时,我还在混合媒体区傻等华金(还没等来)。归途,在漆黑的高速公路上,我听到“科佩”电台里播音员嘶吼着“梅西”,又在几分钟后用濒死的气息吹出“卡瓦尼进球”的声音。


*这场6比1,是2017年最“超现实”的比赛。

没想到,我并没有错过最关键的一刻。进门时,我那个甚少关注足球的太太端坐在沙发上盯着电视。她是隐性的巴萨球迷,但这场比赛之后迷上了卡瓦尼。原来她喜欢这个型的哦。几天后,我又在现场亲历巴萨1比2输给拉科的比赛。相当戏剧的一幕。

另一件“超现实”的事情是拉斯帕尔马斯换帅。这家俱乐部到现在也没弄清楚或是根本不想承认,自己踢过的大半年好球全仰赖前主帅基克·塞蒂恩的指导。更衣室出问题,俱乐部宁可轰走教练,也要护短自家球员。原本有大半年时间准备换帅,却锁定了一个来路不明的意大利人德泽尔比。夏训时临时改主意,把二队教练马诺罗推到前台。后者带了几轮,感觉压力太大就辞职了。又找来阿耶斯塔兰,帮助他破了西甲最长连败纪录。

拉帕原本想聘前拉努斯主帅阿尔米隆接手,都准备上任了却接到官方通知,原来此人没有在西甲执教的资质。现在回想一下,拉斯帕尔马斯也不算蠢到家。否则真请来德泽尔比,跟贝内文托一样半个赛季不赢球,教练席坐着一尊凶神送都送不走。


*在拉斯帕尔马斯帅位上只坐了两个月的阿耶斯塔兰。

其实有关塞尔塔、拉科鲁尼亚的一些事也蛮离谱。比如塞尔塔又一次和中国人交易未果,又比如拉科死乞白赖签回卢卡斯·佩雷斯和其他几位宿将,如今的窘境简直人人可以预见。但与之前两则相比,这都算不上“超现实”。

“很现实”的事情也有不少。说的是那些造成很大影响,实际合情合理的事。比如西班牙足协主席维拉被检查机构抄底,但直到几周前还扬言重返“王座”,甚至引来国际足联干涉。这很反映西班牙的腐败问题之严重,以及西方民主的虚伪本质。

不过给我印象最深的“现实主义”事件,是巴萨主席巴尔托梅乌在加泰罗尼亚政治危机中的表现。这次独立公投是件足以改变西班牙历史进程的大事,而巴萨这家俱乐部就是植根于民族主义的——大家可以查一下巴萨主席甘伯是怎么去世的。

但在这个历史的岔道口,巴尔托梅乌很合时宜地“软了”。几次公开宣言都模棱两可,主旨都是“别想用政治立场绑架我们”。前不久,他还透露自己曾受到威胁:“如果我不支持独立,他们就会把我赶下台。”现实是国际化商业合作、金主和大舞台,巴萨要代表加泰罗尼亚走向世界。巴萨不能像1950年代的俱乐部领导一样,认为欧冠是乌托邦:“重要的是振兴加泰罗尼亚联赛。”黑人问号脸。

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,请发送邮件到:lianxi@wmqn.net